佛的兜罗绵手,抚平了母亲们破碎的心

2016-12-19 14:43 | 文/慕莲 | 4583次阅读 | 相关文章

小组里有三位不幸的母亲,都承受着老来丧子的悲哀。她们的独生儿子都不是正常死亡:一位死于车祸,一位死于医疗事故,一位是跳楼自杀。年龄都是二十几岁。

她们的痛苦,各位做母亲的,可以想象。其中两位更不幸,失去儿子后不久,丈夫也离家而走。如果没有弥陀的救度,她们很有可能已随儿子一起走了。孩子自杀的那位母亲,甚至已选好了跳楼地点。

那她们目前的心态如何呢?

1、那位想随儿去的母亲,刚到念佛小组时,活脱脱地一个祥林嫂,眼神定定的,一遍遍地重复着不幸,一遍遍责怪着自己的不是,虽然我们很同情她,但时间久了,也有点怕听。她曾告诉我,以前很要好的朋友怕被她骚扰,连手机都换了。说实话,那时我在小组里,看着她朝我走来有开口倾向时,也找个理由赶快溜了。唉,凡夫哪来真实的爱心啊!

真正不舍众生的,只有佛菩萨啊!只有佛不舍她,不躲她,佛在她最不幸的时候,走到了她面前,抱住了她。她遇到了净土宗的法师,教她念佛,还为其亡儿做超拔法会。她上了灵岩山,参加佛七,许多师父开示佛法给她听。她还去重元寺的厨房帮忙,她奔波于各寺庙间;她又去了慈济功德会,在那里做义工,当许多孤儿喊她妈妈时,她笑了。她后来告诉我们:我失去了一个儿子,可多了许多孙子。

她每周来两次念佛小组,参加诵《无量寿经》,参加念佛,转眼已一年了。现在的她,虽然还没有从丧子之痛中完全走出来,但她新的生命已开始了。人也有精神了。上次她来小组时,给我们看了她儿子十一岁时,在三。八妇女节那天,亲手画给她的贺卡,做的很精巧,一层层打开,打开到最后一层时,十个彩笔书写的字,跳入眼帘:只有佛,会给你带来幸福。

“这是儿子留给我的话,我今天才在一个角落里发现。”

“孩子,难道冥冥之中,你已有所指。妈妈今后听你的,好好念佛,好好活下去。”

2……那位被车祸夺子的母亲,本是东北人,没了儿子,丈夫离开了她,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,来苏州投奔姐姐。还好,姐姐,姐夫对她很好,姐夫鼓励她学佛,从此,她的生命有了寄托。

她是去年下半年到我们小组来的。远庆宿缘,她与弥陀慈悲救度的法门非常相应。自己也非常精进地念佛,学法意。特别是常敏法师来后,彻底明了了净土法门殊胜之所在。她现在的眼泪不为儿子流,不为自己流,只为弥陀流。每谈到佛的恩德,她大大的眼睛里总是充满泪水,总是信心欢喜地说:我已得救了,我是弥陀的孩子,这念佛堂就是极乐世界,师父就是领路人,来带我们归故乡的人,我现在很幸福。

3、三位中最不可思议的是我们的善愿居士了。八年前,医疗事故,把个鲜灵活跳的儿子,一下子给夺走了。她哭,她悲伤,她去了一个寺院,在那里做义工,一干就是几年。可何曾有一刻忘了儿子?直到她被弥陀找到。

她来小组一年多了,在寺院生活了多年的她,非常有威仪。一来就吸引了大家的眼球,自然就成了领众敲罄人。她对法的渴求也很令人感动。《教行信证》拿到才三个月,已阅读了两遍,正在第三次阅读中。她是我们小组第一个感应到弥陀救度的人。末学旧贴有一篇《名号之衣》,主角就是她。促使我写此文的就是没多久前,她讲的一席话。美文

那天在师父客厅里,她边吃花生,边笑着说:昨天去给儿子扫墓,我对儿子说了,妈妈这是最后一次来看你了。从今以后,每年的扫墓事,交给你的表兄弟了。我再也不会来了。

剥好的花生停在嘴边,我们几个呆住了。善道和我对望了一眼,她眼圈泛红,我的心揪着,说不出啥滋味。不约而同地,我们起身握住了她的手。

我说:只有阿弥陀佛的本愿力,能拔去这最深沉的爱根。

善道说:本愿之力是名号,不可思议的威神力。

善愿接下来的话更雷人:即时我现在念佛,能让儿子活过来,我也不要了。我有阿弥陀佛,我有师父,我有莲友,我还要儿子干什么?

我都要透不过气来了,伟大的母爱啊,你在名号面前,是那样不堪一击。

耳边是善道的声音,她在背诵经文:此皆无量寿佛威神力故,本愿力故,满足愿故,明了愿故,,坚固愿故,究竟愿故。

就这事,昨天在小组里,我们作为讨论题,让大家发言。各位的发言都很好,其中善行的发言最到位:“因为她已完全把自己交给了阿弥陀佛,因为她知道,她念南无阿弥陀佛就是在念儿子,生佛一体故”。

掌声赞同!

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我来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