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随笔吧>随笔>随笔散文> 老公

老公

不知道老公这个称谓源于何,只是有趣于这个“老”字,实在是人们太想了长久,以至于无论新旧皆盖以老字,忽而又想:虎称之为老因其猛,但鼠称之为老又若何解?再去细究中国人的用词,老前面居然还可以加之于小,譬如:小老虎,小老鼠。。。人们却只去在意那个“小”字往往略想了那个“老”字,再如老姑,老妹。。。原当“小”解,如此这般才去明白,人们只是在乎了心中那个想,而非在意了某个字,想当然绝对是人的常态而非偶然,这才有诗述:我只是,偶然投入了你的波心。。。这个“偶然”你会当偶然去想么?能么?

那么老公是做什么的?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,古人早给我们下了定义:嫁汉,嫁汉,穿衣吃饭。并且给了门当户对的忠告: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所以人们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命不可强求。至于老公就用来当老虎还是当老鼠那就要看你的驾驭了,因为他从不会自己说他是什么,他们总是将自己装得很深沉的样子,来展示他们的成熟,一家之主么怎能幼稚?其实这所有之种种不是你能看出来的,而是他在你的心目中是什么:是神,是人,还是动物。女人是这个世界最爱动情的,很会为些许的感动忘了了许多的痛,也会为些许的气愤忘了所有的好,心一直在好与不好间流动,没有底线也不没有上线。而男人那,他们有底线,他们的心平和的如水平线样的波澜不惊。女人天天想知道:你爱不爱我?男人却如泥塑木雕的菩萨金口难开,可是话又说回来,男人如果说了这三个字,女人又要去想:是真的吗?不是在骗我吧!所以呀,怎么说、怎么做总是不能全解。

我是一个绝对守旧的人,从未以老公称之于爱人,一直是直呼其大名,偶有煽情,便学他们单位某女嗲嗲的叫“魏工,魏工,我的qq怎么上不去了”,当然,你看到这句话自然想不到会是什么样的感觉,而偶爆一句时自己的汗毛居然会立起来,想想我还是挺有表演天才的。老公从未当面叫过我任何,他的理解是追求心灵相通,所以跟我讲话时总是省略称谓直述意思,而我却不想做他的相通者,时而不时的假装没听见,但老公最大本事在于就此了了,还好在家中无大事我也只能了了而已。然后那就是在别人面前听老公叫我的名字,那个生涩让我的口里居然有种发苦的感觉。

我是一个随景而动的人,喜怒竞可在转瞬之间,太纠结于黑白之中,老公却认同灰色,这让我们对事务的看法有诸多不同。我以为他的沉默就是否定的时候,他却解释为:我设计你拍板!我岂止是恍然大悟,简直是平地一声惊雷,原我每每的一身闷气全是自讨,怪不得我哭笑不得之时人家却是一脸的小心,那份委屈的样子直让我自责。可是,他为什么总在你心情满满的时候,给你一副漠视的表现,让你不得不去怀疑那份在意是与心的还是与口的?!

为什么会叫老公哪?那一定是有一份祈望在里边,但却是你证我证,心证意证这个证字,是用时间还是用言语,实在难知。在我们生活十几年后,在我们不能心灵相通却你以为的相通之后,听到这声天雷,我只是笑笑:烦恼原是自找的,但话又返回来讲因为在意才会关注,才会多思,我的世界很小很小,小得内圈只有三个人。

我喜欢(0)
好文章!分享给朋友:

作者苇雪更多文章

0老公的评论

  • 还没有人评论,赶快抢个沙发